返 回 我要回复 您现在所处的位置: 亚洲城ca88唯一官网 > 律师论坛 > 业务交流

评《张扣扣案》有感

郑绪华 发表于[2019-01-10]

编辑语:一个不能平衡或修复仇恨的法律制度,或司法过程,从某种角度讲,恰似犯罪行为的帮凶。


看完张扣扣案的控辩文书及判决,一时语塞。良久,才提醒自己要写点什么。

我虽非刑事专业律师,但身为律师,面对法理情、公正与道义,不吐不快。
的确,从事实角度讲,张扣扣确实杀了人,而且是三人,简单据此下结论,张扣扣确是穷凶极恶,罪大恶极,故死有余辜。
但十余年前张扣扣母亲被棒杀,凶手只被判七年,实刑四年;一条人命,仅赔了丧莽费不足万元(除去实际开销九千元许,仅赔偿其家人千元);不仅如此,凶手在其后十多年里,从未向张扣扣家道一声歉,悔一句罪。
由此,张扣扣蛰伏仇恨,并十多年后实施了复仇。
诚然,法律,若为良法,体现了社会的普遍的一般的公义,但却并非每个案件的正义。故二十二年前对张扣扣之母被棒杀致死一案,定性伤害而非谋杀并据此处刑七年,可能符合纸面法律规定的公义,却完全不合三壮棒毙一女仅处刑七年的朴素道义。即便也符合道义,却不符合天理人情。特别是刑罚实施环节明显可能存在的舞弊,致使一条人命仅以四年牢狱和区区几千元的代价得以了结,人命关天何以体现?如此做法更加割裂并放大了法律与正义之间的差距。
自古以来,复仇具有正义性;文明社会之所以不再支撑同态复仇,在于认为犯罪行为侵害的,不只是受害人,而是全体社会,故由社会对其予以犯罪评价并处以相应刑罚,从而抚平受害人的伤害并弥补受害人的损失。也就是说,文明排斥复仇是以抚慰和补偿为对价的。若文明不允许复仇,请一定给受害者一个相对公道的对待,一定要让凶手受到相应的惩罚,否则,则是以文明的名义,对受害者的第二次加害。
刑法的正义性,窃以为,终极意义而言,并非教育功能、也非惩罚功能,而是作为社会的安全保护机制,在加害人和受害人之间寻求一个平衡,以增加犯罪的代价并修复受害人的损伤,以防止复仇的继续发生。若张扣扣罪大恶极应处死刑,那么当天棒杀其母的凶手(现受害人)当初的刑罚是否明显畸轻了呢?
一个不能平衡或修复仇恨的法律制度,或司法过程,从某种角度讲,恰似犯罪行为的帮凶。